大学校长要有这样的“小气度”

某地大学城唯一的“学人书店”,因房租上涨连年亏损,被迫与“众高邻”的学子,挥别,当地媒体大声惊呼:“不能让大学城中的这道风景消失!”

这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,但却是活生生的现实,因为这家百儿八十平方米的书店由民间经营,它坐落在大学城街区;书店中卖的教辅书、辞书什么的,面向没有收入的大学生,盈利自然微薄,一旦涨房租,便支持不住。但这样的一家书店,对“众高邻”的孩子们却十分重要,课余时间,他们可以随意到书店逛玩,选购自己所需的参考书;还可以看看最近出版了什么新书,并进行“快速翻阅”;外地学生双休日更可以在此席地而坐,与书籍共同消磨寂寞时光。这书店,既是学生的朋友,心灵的寄讬,还是大学城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随着书店因亏损而关门,大学城的这道风景要消失,不免令人感到悲哀:喏大的大学城,圈地之大,楼宇众多,竟安放不了一家书店?然而不是大学经营范围,所以大学里再多的房舍也与它无关,故这事儿似无可指责,但我认为,于情于理总说不过去。造成这种遗憾的原因,浅层次讲,是体制问题;深层次讲,是我们办大学时忘记了学生要跑书店这类“小事”,要不,为什么不在设计、建设大学城时,在巨额投资中拨出一点小钱,用来建一座低房租的书屋呢?况且,书店虽名曰“店”,但它“发售”的是知识,又是学人解渴的“甘泉”,文化人娱乐消费的“场所”,妆点大学城书香的风景,所以,大学城应该让书店有一席之地,以便不使这块土地扬起“沙尘”。

其实,这样的“小事”很容易解决:只要城中某大学有一位远见的校长有点“小气度”慷慨解房,在自己广厦楼宇中拨出一丁点儿房舍,就可把经营者引进校区继续开书店。而这座大学城中的任何一所大学都拥有富余房舍,都有能力向书店敞开胸怀,为什么不采取少收甚至不收租金的办法引进书店?我相信,拥有一座书店的大学,将在精神、知识传播方面收获比房租更多倍的“盈利”(一家书店的房租,与一所大学的庞大开支相比,是可以忽略的数字)。当然,这里也要向教育部门进一言:今后建设大学城或大学,请把廉租(或免租)的书店房舍也纳入规划,实现每一座大学都拥有一家书店,大学校区实在不应缺了这道风景。